微小说:厅长奔丧

9月

微小说:厅长奔丧

原创 师玉尊

厅长奔丧

作者:汪伟来 图片来源:网络

01

孙厅长接到姐姐的电话,说八十岁的老父亲已哑口多日,只一丝气儿悠着,如不回恐怕难得一见了。

厅里的工作千头万绪,新上任的省长近期要外出考察,随行人员名单上有他.

虽然日期未定,万一他回去耽搁了这次行程,省长怎么看他呢,家事没有公事大,作为一厅之长,理应恪尽职守服从大局,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啊!

孙厅长犹豫未决,对姐姐说:老爸是不是真的不行了,我的时间很紧张呀!

姐姐拖着哭腔说:爸很难挺过今晚,即使再捱几天,你身为人子,也要回来尽尽孝,当再大的官也是人生父母所养,爸拉扯我们姐弟长大容易吗,你就不怕湾子里的人戳脊梁骨!

孰轻孰重,孙厅长心里清楚。

推开办公室窗门,孙厅长两眼遥望远方,往事历历在目仿佛昨日……

02

母亲生下他不久就去世了,他没奶吃整夜啼哭,父亲抱着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,一熬就是一个通宵。

父亲既当爹又当妈,起早贪黑不辞劳苦,家里地里都是他忙碌的身影,四十多岁背就驼了。

姐弟俩一天天长大,爸爸深怕亏待了自己的一双儿女,倾其所有为姐姐准备嫁妆,桌椅板凳床上用品家用电器一应俱全,比有妈的女儿办得还要体面。

出嫁那天,父亲强颜作欢,等到席散人空,父亲一个人收拾停当,端把椅子坐在黑夜里默默垂泪,想到悲痛处竟然一阵号啕。

孙厅长永远忘不了父亲那苍凉嘶哑的哭声,至今仍还在耳边回响。

孙厅长眼眶湿了,一股忧伤弥漫心头。父亲若是撒手人寰,他就永远没有爸爸了,他虽然看重仕途,但也不想留下遗憾。

权衡再三,他决定回家奔丧,尽一个儿子的孝道。

孙厅长拨通司机小李的电话,吩咐说:父亲病危,你把公车锁进车库,用你的奥迪送我回家。

03

千里之行,一路风尘仆仆,早晨九点出发,下午五点多钟到屋。

亲族本房的人来了不少,女人们厨房忙着,堂公伯叔聚集在屋门口,天南地北有一句没一句闲扯。

孙厅长朝这些人点点头直奔老爸病榻,含泪喊了一声爸,姐姐见到他呜咽不止,说:苦命的爸呀,你日思夜盼的儿子回来啦!

父亲听到喊声睁开眼,认出是自己的儿子,脸上呈现出满足的微笑。

几天下来,父亲断断续续开口说话了,浑浊的眼珠子转动着问这问那,下午姐姐端来一小碗清米汤,父亲一连喝了好几口。

老爸身体状况明显好转,精神因素起了很大作用,这反倒让孙厅长忧心忡忡,他只请了五天假。

孙厅长把姐姐叫到屋外,对姐姐说:

“你三番五次催我回来,怕我见不到爸爸最后一面,我听你的话回来了,可爸的情况好于预期,虽然病入膏肓,我观察老爸不是这几天的事,我只能等明天一天,明天下午无论如何我得走”。

姐姐一听急了,说:

“你走了我怎么办?平时老爸伤风咳嗽啥的我可应付,想吃点啥我可去买,这些年老爸的衣食住行没要你管,你工作忙电话都懒打一个,你尽到了儿子的责任吗?人死大如天,再忙你也要把老爸的后事料理完了走!”

孙厅长理解姐姐的难处,他解释说:

“不是我不想尽孝道,省长点名要我陪同考察,我走了可能回不来,我给你五万块钱,由你作主安葬,钱不够我再补……”

“弟呀,不是钱的问题,老爸入殓谁抱头?送殡由谁搬灵牌?为啥世人都要养儿子,还不是死了有人抱头搬灵牌,这是别人不可替代的!”

姐姐一激动又呜呜哭了。

04

姐弟俩的对话老爸听见了,他想起自己这一生吃得苦受的罪,不觉老泪纵横。

当晚父亲挣扎着翻个身,从枕头底下摸出一瓶助壮素,倒在装清米汤的小碗里。

迷迷糊糊中,眼前突然亮光一闪,天上有座金碧辉煌的宫殿,那里香雾缭绕,鼓笙悠扬,他看到死了四十多年的妻子,她还是那样年轻,笑容满面向他招手。

妻子在那儿等他。

父亲端起小碗一饮而尽……

作者:汪伟来,男,湖北天门人,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、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、天门市作协副主席。

曾聘任湖北省作协文学院第三届合同制作家、湖北省当代文化艺术公司业务部主任、武汉市某企业报副刊编辑、天门杂志社副总编。

1985年开始,在国内80多家报刊发表中篇小说近10部,短篇小说、小小说300余篇,长篇小说1部,有50多篇作品被多家选刊转载,多篇作品在全国的征文大赛中获奖,出版小小说专辑《桃子熟了》。